shenmeshabimingzi

如果在哪一天察觉我几个月没更新了,请判定为我个人死亡。

sorry,I love you...

全部

我在等待黎明的到来,在黑暗吞噬一切之前。

今天唐七和墨香圆房了吗:

:墨香铜臭及部分粉丝自二月至今撕过的人员以及实锤。


1、二月中魔道粉开撕《浩气老祖爱上我》(碰瓷抄袭)及其作者(2月6号),开撕漫画《孤鸿》及其作者,还有作者低冷的千夜。


(1)撕《浩气老祖爱上我》起因:碰瓷抄袭,魔道粉制作了一个粗制滥造的调色盘后,成群去晋江刷负分,在作者微博辱骂。晋江判定并不构成抄袭后,那些刷负分和辱骂的魔道粉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些理智粉去道歉。


(2)撕《孤鸿》起因:因魔道粉频繁在孤鸿漫画弹幕里ky,作者在微博上警告多次无果,后来挂了一位出言不逊的魔道粉。惹到了墨香铜臭粉,因该作者之前画过魔道同人,魔道粉拿和渣反相同的主角姓氏(姓沈)及一张孤鸿里和谢怜某张同人图相似的图片指责作者抄袭。


(3)撕作者低冷的千夜起因:该作者刚在微博上放了小说3000字,立马有魔道粉指责抄袭渣反,作者收到不少私信辱骂。反调色盘出来后,魔道粉却依旧不为所动,甚至在微博上弄转发抽奖,导致作者封笔。


2、2月20号以后几天的粉黑撕逼。2月21号魔道粉未经同意擅自挂出“说给魔道祖师尬吹号”皮下的三次元信息(学校、班级等),并威胁“很快就开学了,慢慢扒”。甚者拿抑郁症作为攻击的武器,各种私信辱骂,微博艾特:“抑郁症去死。”


3、说给魔道祖师尬黑号成立后,不久便开撕魔道数位同人写手(发表过喜欢魔道不喜欢作者的写手,从xx安,茄xxxx,xx麻薯等人)(这些作者双标厉害)


4、2月27号,aki阿杰商用东风志,毒唯和官配粉撕。aki阿杰粉贺和洋粉撕。


5、3月2号,墨香铜臭在小号公开diss黑子,称“魔道黑不是蠢就是傻。”


6、3月18号,墨香铜臭大号挂了一位毒唯,引领粉丝开撕,导致大波魔道粉辱骂该毒唯。


7、3月31号,开撕以画手玄彧为代表的众多天官画手,魔道大粉带着魔道粉以画手们“回踩”,吸作者血为由,各种污言秽语问候画手,在画手道歉后仍不放过。3月底,某位魔道粉在微博上放出了一众画手的名单,涉及数十人,美名其曰:“避雷”。这些画手都是画天官赐福同人的,皆在微博上与玄彧有过互动,或者安慰过玄彧,哪怕只有一点点关联的画手也被挂。此举甚为令人寒心,导致众多天官画手退了天官赐福圈。


8、4月1号,魔道粉未经同意擅自挂出被墨香铜臭挂的毒唯的照片及qq,并威胁:“再敢bb就曝你电话号码了”
9、墨香铜臭粉花怜3月31日晚在梦溪石粉微博下发鬼图并艾特梦溪石本人,4月2号,魔道粉开撕梦溪石,称其为“糊逼老透明酸”,并屠了梦溪石、Mxs广场多日,各种阴阳怪气污言秽语。


10、4月4号,魔道粉开撕在老福特刷屏的一位晓星尘粉(?),曝其ip地址(上海xxxx),并扬言要报警。


11、4月2号魔道粉第一次刷#霹雳之后再无道友# ,4月7日第二次刷这个tag,并辱骂霹雳粉为起源村民。


12、4月5号,qq空间某nc粉对yy网络暴力,给yy烧纸钱,烧海报。因其提到全职盗笔魔道,而全职开拍在即,导致全网皆指责全职粉。其实我一直不太认为在qq空间里咒骂演员的这位一定是全职粉。在她qq的个性标签上渣反魔道天官占了三条,全职就只有周泽楷(如下图)且叫苏沐秋“诚哥”而不是“伞哥”,全职粉一般唤苏沐秋为伞哥的吧?说是三家粉,结果魔道粉把锅全部推到全职上,还蹭热度上了波热搜。


14、4月8号,一位起点作者库奇奇,因在签约群说魔道营销,截图曝光后,被魔道粉追着骂。


15、4月8号,一位画手(南x)因为在自己微博里缩写mdzs,说了几句营销被魔道粉搜关键字找到后,成群过去骂这位画手,且还各种微博艾特。


16、4月9号,开撕西子绪,西子绪亲友背后捅刀,粉丝对其人肉威胁,墨香铜臭家反黑站、大粉、某被称为“祖宗”的画手,在西子绪被人肉威胁后发微博内涵西子绪自导自演,西子绪转发的那一条已被删除的po是墨香铜臭粉质疑西子绪自导自演的微博。


17、被尬黑号挂的一些普通读者,哪怕只是发表惹不起的路人都被转发挂出来骂。以及魔道粉通过关键词搜索摸到的一些不喜欢墨香铜臭的人


18、还有两位无辜的路人被魔道粉在微博上挂出了照片进行群嘲


19、 魔道粉在问酒谢花评论区ky问酒谢花是天官同人曲且抄袭魔道同人曲忘羡如尘,现在忘羡如尘已因侵权下架。


20、魔道粉在今年广州萤火虫漫展霹雳墙上写魔道相关。


21、反光多次被举报抄袭魔道祖师,晋江每次给的结果都是不构成抄袭。


22、6月,剑三开云梦幽泽地图,被指抄袭魔道祖师。


23、8月,魔道粉在老福特指周叶cp人设抄袭忘羡。
整理来自反吧精品贴。


24.剑网三在九周年前夕发现,
     (1)唐门兔兔被魔道粉描图说是忘机
      (2)伊吹万花同人被描图
      (3)漫画七宗罪二少被描图说是wwx
      (4)天策,纯阳,五毒 万花兔兔指认忘羡兔兔和江   
             澄兔
       (5)丐帮幕云遮被指抄袭魔道,并且《天下无狗》
             被认为成给wwx的
     目前剑网三14门派(包括蓬莱)全部粘毛成功


以及,墨香铜臭并未被人肉,所谓人肉事件只不过掉马,又何来的与西子绪"感同身受"?
(转自QQ,已找整理者授权)

白水

“人们总是想摆脱平凡的日子,想在白开水里带点涟漪”
“不小心却把水泼了出去,人们叹息而又哭泣的惋惜那些水”
“人们讨厌白开水”
“却摆脱不了白开水”
“人们喜欢白开水”
“但白开水也会被污浊”
“人们向往饮料”
“在轻尝了口饮料后,开始排斥白开水”
“人们讨厌一成不变。”
“但有些人向往一成不变。”
“结果是,形成了两类人。”

空白

白泽看着天花板。不知道为什么要看,但是只能这么做。他把手抬起来,看到了手上有伤痕,但非常细小,不容易看见。
他拿起手机,手机的屏幕有些模糊,擦了一下,清晰了一些,手机屏幕该去换了。
他下床,看到地上有几张被揉皱的纸,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水滴声非常大声,白泽看向了厕所,看到了水龙头在漏水,他检查了水管,把水管拿开,他现在不需要水。
把窗帘拉开,空荡荡的,突然有了非常吵的声音,十分刺耳。白泽把窗户拉上,声音还在,把耳朵堵上,还是能听见,索性出门,声音逐渐变小,周边的环境越来越模糊。
·
·
·
·
·
·
·
·
“患者白泽心率停止”
“患者白泽将针移除”
“患者白泽送往救助”
“白泽判定死亡”
“请家属鬼灯前来认领”

重复

加加知醒了。
在桌上摸索着手机,时间正指着7:00。缓缓起身,挠了几下已经被弄乱的头发。进入厕所,对着镜子看着疲倦的眼睛……
……充满杀气
“……怪怪的。”加加知正在摩挲下巴,有点扎手的胡子颇有些长度,拿起剃须刀小心的刮着。
打开冰箱,除了白泽屯的酒,还有速食食物。拿起一包方便面,用热水冲下去就算完成了,并不想准备过多的食物,那家伙还在医院为病人熬夜。
手机叮咚了一声,加加知把手机翻起来,看到阿香发给自己的信息,又把手机上了锁。随便挑下食物,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便上了车。
医院很远,虽然步行也是很不错的选择,但还不想为了白泽而耗费那么多时间,虽然今天上班时间有点晚。
医院大多数人都认识白泽,有个人之前亲切的叫他白老师,但看了我又怯怯的走了,当时白泽也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虽然这个称呼因此传开了。
“请问白老师在哪?”一般这么问总有人疑问,医院没有姓白的吗?但大多都只会回答有或没有,实际上我也不清楚。有一次问白泽,白泽就低头沉思,想了好一会儿才说,不小心睡着了。
那时候我把他揍了一顿。
“白泽现在在哪?”我问了前台的护士。“在休息室。”对方礼貌的回我。值得一提,医院里很多工作人员大多都有礼貌,不知道是受了谁的引导。
“唔,请进。”白泽听到声音习惯性的说,盖在身上的衣服下滑了三分,我对上了他的眼睛。
加加知醒了。
在桌上摸索着手机,时间正指着7:00。缓缓起身,挠了几下已经被弄乱的头发。进入厕所,对着镜子看着疲倦的眼睛……
……充满杀气
“……怪怪的。”加加知正在摩挲下巴,有点扎手的胡子颇有些长度,拿起剃须刀小心的刮着。
打开冰箱,除了他屯的酒,还有速食食物。拿起一包方便面,用热水冲下去就算完成了,并不想准备过多的食物,他还在医院为病人熬夜。
手机叮咚了一声,加加知把手机翻起来,看到阿香发给自己的信息,又把手机上了锁。随便挑下食物,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便上了车。
医院很远,虽然步行也是很不错的选择,但还不想为了他而耗费那么多时间,虽然今天上班时间有点晚。
医院大多数人都认识他,有个人之前亲切的叫他老师,但看了我又怯怯的走了,当时他也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虽然这个称呼因此传开了。
“请问□□□在哪?”一般这么问总有人疑问,医院没有姓 的吗?但大多都只会回答有或没有,实际上我也不清楚。有一次问他,他就低头沉思,想了好一会儿才说,不小心睡着了。
那时候我把他揍了一顿。
“□□现在在哪?”我问了前台的护士。“在休息室。”对方礼貌的回我。值得一提,医院里很多工作人员大多都有礼貌,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指导。
加加知醒了。
在桌上摸索着手机,时间正指着7:00。缓缓起身,挠了几下已经被弄乱的头发。进入厕所,对着镜子看着疲倦的眼睛……
……充满杀气
“……怪怪的。”加加知正在摩挲下巴,有点扎手的胡子颇有些长度,拿起剃须刀小心的刮着。
打开冰箱,除了自己屯的酒,还有速食食物。拿起一包方便面,用热水冲下去就算完成了,并不想准备过多的食物,前段时间我还在医院为病人熬夜。
手机叮咚了一声,我把手机翻起来,看到阿香发给自己的文件,又把手机上了锁。随便挑下食物,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便上了车。
医院很远,虽然步行也是很不错的选择,但还不想为了步行而耗费那么多时间,虽然今天上班时间有点晚。
医院大多数人都认识我,有个人之前怯怯的叫我魔鬼,但看了我又怯怯的走了,当时我也莫名其妙的看了对方一眼。虽然这个称呼因此传开了。
“请问医师在哪?”一般这么问总有人疑问,医院没有姓?的吗?但大多都只会回答没有,实际上我也不清楚。
加加知醒了。
在桌上摸索着手机,时间正指着7:00。缓缓起身,挠了几下已经被弄乱的头发。□□□□□□
□□□□□□□□,□□

记忆文件已损坏

是否删除?
确定   取消☜
确定☜





删除成功




不知道ooc了没有,反正现在心情很糟,想要把一切都忘记,大脑彻底放空。

迷失

白泽把兜里的耳机拿出来,又塞了回去。。
重复了几次,还是拿了起来戴上了。看起来有一点稚气,但为了打发时间只能听歌了。
过程是漫长的。十几条歌曲听了3遍后,他点了暂停键,把耳机塞了回去。
他实在不想站在这里耗费时间,但要走的时候顿了顿,又重新坐回去。
看着人走走停停,坐在他旁边的小姐姐提出问题,你在等谁?
他笑了笑,“等一个人。”
但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只是模模糊糊记得这个人让他等着,等着他回来。
白泽站了起来,骨骼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舒了下腰,发了会呆便上了车。
犯困,睡一觉后就到了。他下车后看了看四周,天有点暗了。进了有点旧的楼梯间,到了屋子,在兜里掏出钥匙,摸索了下图案,才把钥匙插上去,门打开了。
把门重新锁上后,又无聊的躺在沙发上看肥皂剧,看到肚子犯饿,瞄了下时钟,已经21:48了。
简单的炒了鸡蛋,煮了一人份的白米饭,就开吃了。白泽掏出手机,解开锁后看起了qq空间。
一群在自己照片上疯狂美图的女生在图里挤眉弄眼,他点了下返回,开始清列表。
删了不知道多少个人,只剩下一个备注名叫鬼灯的,白泽点了删除键,但弹出框时又点了取消。
把饭碗都收拾完后,准备开始洗澡,看到了一个女生送给自己的香水,白泽看了看,把香水扔进了垃圾桶。
躺在床上,有点失眠了,拿起amy吞了几粒,然后睡觉。
半夜醒来,白泽把沉重的眼皮提起来。“还没睡么?”鬼灯问。“嗯……”“那再睡一觉吧。”“什么都会好起来的。”“嗯……”
夜深了。

神明堕落

*闲着没事,跳出脑洞
*私设有,可能无关原著
*没有了,就是想打字消遣,丁视角





我叫丁。

乌头摇着那怪异的潮流发型,提议去地狱禁区探险。蓬是拒绝的,我同意了。这只是每个人,不,鬼都想做的事情。
蓬胆怯的在队伍最后,乌头把手臂交叉放在后脑勺后面支撑,身子摇摇摆摆,哼唱着歌。




我不是为了探险。
我是对里面关押的人感兴趣。









听闻神界鬼界纷纷赶往人间,封印一位发狂的大人物。
具体是谁消息被封存,谁也不知道。


只知道那位大人物乃是神界之人。



蓬突然揪着我的衣服,手颤到衣袖都抖得生风。
乌头也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看起来有些怕。
我抬头望去。





那是一个人。
我不敢确定,应该是神兽。
万千符咒笼罩着他,有很多生锈的铁链锁着他,但还是岌岌可危。
他发狂的眼睛突然看向我,跟我对视。
乌头边胆怯,边站在我面前挡着,防备却又瑟瑟。
我看着他的眼睛。
除了发红,还有一丝---
什么?
是什么?

我捂着头。

不对。
似乎,在哪见过他?

我低下头。

在哪?
在哪里?
人界?鬼界?
还是---




献祭?


我忽然抬头-

是他!
挂在胸前的铜钱项链不知何时亮的透彻------






“嘘,小声点。”
“别被他们发现了啊。”
“喂,你觉得活着可以干什么?”
“可以吃?可以玩?可以游遍天下?”
他苦笑了下。
“还有什么地方,我不清楚呢?”

“等他们来的时候,你就躲下去。”
“不要出来。”
我点点头,照做。
他幻化成我的模样,被他们带走,打扮。
他坐在祭坛上,闭上眼睛,双手合着。
我想起了他的话。
我站了起来---------







我被按到祭坛上,他满身伤,就在下面。
我看不见他的脸。
我被灌下毒药。

现出十分美丽的模样---
只是和平常不同。
视线逐渐模糊。









铜钱变大,分化为无数符咒,又分解为怪异文字,好不壮观,但全都冲向他的脑中。他大喝一声,锁链挣脱,一手按着头,一手伸出想要掐死我--

他倒下了。
那长而乱的头发变成了短发,素白的头巾脏兮兮的。
蓬瑟缩的看着他,死死看着他,乌头去叫了大人。

他抬起头,双眼没有焦距,但反射出我的模样。血遮住了半脸。

他笑了。
身体随着风渐渐消失了。
只剩下了一个中国风的挂坠,绑着一个铜钱。

大人们赶到时,原本暴怒的脸看到无恙的我们舒了口气,说了句话。
“终于死了。”

嗯?这是什么?
……水么?
有点咸呢。
我摸了摸脸颊,是从眼睛流出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啊。
是因为他吗?
也是啊。

我嘲笑了自己。

祝贺 @慕瑟-♡ 生快!!昨天没看lof真的感觉很抱歉(*゚ロ゚)!!半夜撸了睡衣白泽送给你x

【鬼白】白泽的第一个女朋友和第一个男朋友

*白泽视角
*该说些什么好,少看虐刀子,多吃甜糖
*报应居然真的噎住了,来发刀报复社会了
*良心发现,发糖。

我出生的时候,身旁都是草,待在浓密的树林里。
我伸展着五根手指,好奇的逛着未知的一切。
大海,异乡,甚至每一个角落。
多少年落,多少春秋。

我厌倦了。

我玩腻了。

我开始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恐龙玩耍。
它们很友善,即使有些性格有点糟糕,我还是和他们相处的很开心。

它们开始消失了。

一只只,从我面前消失了。

在不知道某个地方
在那个黄昏
在那个河边
最后一个朋友消失了。



大陆上出现了生机,它们叫人。
我跟他们聊天,和他们交朋友。
总之相处的非常愉快。

“好寂寞呢。”我一个人说着。有时候朋友也不会和我玩。
逛着四周厌倦的景色,我看到了人?的画面。

之后我去问了别人,别人红着脸告诉我。
他们在交往。
我对女孩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跟一个女孩子交往了。
怎么说啦,她有些怕生,长相可爱,握住她手的时候她会震一下,再红着脸小声对我吼,是我最喜欢的类型。
水灵灵的眼睛总是会看着我,让我有种能和她共度一生的错觉。




我握着她的手。把她苍老的手放在我的脸上,看着她垂老的模样。
不甘,痛苦,伤心。
“你……还是和那时候不变呢……”她用苍老的声音努力的说着。
“………………你是神吗?”
我僵硬了。
神?救不了人的神?
太可笑了吧。

她含笑死去。

后来我去学了医学,了解了好多东西。一个人在时间的回旋中走着。

之后开始钻进一个一个陌生的怀抱,却没有爱上任何人……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爱不了。
知道结局,知道过程,日复一年,年复一年。

时间很长。





无意中救下一个小鬼,小小的,有点可爱,意外的不喜欢亲近人。
有时候总和他一起玩,他已经熟悉我了,对我的恶作剧只会惊诧,但不会掀起太多情绪。送他动物的时候,他会漏出可爱的一面。总之喜欢这个小家伙的性格。

他在木质的简陋祭坛上坐着,跟平常一样面无表情。
但盯着他的眼睛看,会看见他的另一种感情。

不甘心。

不甘心什么?

我想救他。
就这一次,就这唯一一次,让我违背我的使命吧。

可以吗?我不是祥瑞的象征吗?

我站在那孩子的尸体前,痛苦的笑了。
尝了那口毒酒,的确很烈。内脏仿佛在灼烧着一切,折磨着神经。细胞在丧失理智的叫嚣着,让我精神恍惚。头像是要炸开了,不适与难受感。

好难受啊,这孩子也是这样死的吗?
可惜我死不了啊。
呃?这是什么?
……血吗。
我失去了意识。

我醒来后,没见到那孩子的尸体,本想好好埋葬的,没想到消失了。
我捂着难受的腹部,为自己做了缓解痛苦的药。

还是留下了遗症,胃溃疡啊。
只是喝酒麻烦了点,对我来说没有障碍啦。

后来在家里招了些实习兔子来学习,让我有了些温暖。
那些兔子每一只都是面瘫,但柔软的毛还是忍不住摸一摸。

比赛居然混到了裁判的位置上了吗?看起来还是不错呢。
只是旁边站着一个面瘫还是让我有点不爽啊,还是身高跟我一样的家伙。

啊啊,终于结束了。好尴尬啊,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话题呢。
噢噢,厕所?
“我们来打赌吧。”


不想承认输赢,反正我是赢了。
但关系烂到那种境界了。哼,明明是女性,本该就是我赢。

那个可爱的介子小姐要走了。我并不反对,但她要去地狱。

用辣椒把那个恶鬼逼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向我推荐了一个人,桃太郎。
其实人手什么的我一个人是可以啦。
但每天工作只会让自己疯掉,
何况我还是个与天地同寿的神兽呢。
该说说不幸还是幸运呢?

这个桃太郎意外的不错,吐槽让我感觉到了生机。即使知道无法长久,但还是想在全黑的走廊里点亮蜡烛取暖。



那家伙来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反正就是想和他作对。总是被别人吐槽界限有点幼稚。

把桃子给桃太郎后,我掂量了那个灵丹妙药。
怎么说呢……有点重量。
与心同重?







凤凰和麒麟两个老家伙来的时候,总会吐槽又戏谑的说着我和那家伙的事。
哼,不快和丝丝甜意。







我在街上卖药膳的时候,小姐姐笑着回复我。聊的起劲,被一个小姐姐送了一个苹果糖后,她就走了,好像红着脸。
是那个女孩啊……多少还是不会忘记她,但心已经麻木了。
“!”一支箭射中了还未品尝的苹果糖。连前面的小姐姐也吓得不清。
感受到来着是谁,我投向目光。
“要是射到女孩子怎么办啊!笨蛋!”
我看清了那只箭,是女孩子们常玩的‘射中玩偶就带回家’的射箭游戏。
脸有点热,该说是纯情还是发烧?





无意救了一只仙鹤,到晚上就有个女孩拼命敲门,要去开的时候突然没了声响。
我觉得有点奇怪,要打开门。
门裂了,缺口是一个尖利的狼牙棒头。
那个恶鬼打开了门另一只手抓着一只仙鹤。
“喂!不要这么粗暴啊!”我喊出来。
“白泽先生,请您把这个签了我再走吧。”
“……你要我付你的快递?”
“……我自己有钱。”
“那你要干嘛,上天国抓罪犯?抓到了能滚回地狱吗?”
“您把这个签了。”
他的眼睛透露着坚定……
像个傻x……表情还一脸正义……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啊!”他想瞒着我干什么呀!
“您应该知道了吧。”他的眼睛有些发亮。
我的脸烧起来了。
不受控制,可以这么比喻吧……像刚烧开的开水的温度,冒着一团似真似幻的雾气。

“门坏了,您来我家住吧。”
“……随便你!”

夜很长♥







第二天,桃太郎看着上司趴在桌子上冒气,不明所以。

肝疼吗?

要猝死了。
感觉要癫,写完两张提纲后改好画【还是感觉哪里不对】端午节贺图啦。上次好像说如果发刀就会被粽子噎住。
昨天吃粽子噎住了。
【笑】